江傅闽

哈哈哈哈哈哈哈,不转不是天官粉

终于没有一点刀了_(:_」∠)_

应笑我:

转载自:晚吟多是春山恨:



24k傻白甜剧情
人物归秀秀,ooc归我
😉张嘴吃糖🍡


1.
从前有座山,
山上有座观。
观里有个修道的师无渡,
他将十岁的妹妹寄养在山下小镇,
镇上人提起师家小妹,
都说: 
是个如花似玉的美人胚子,
温柔贤惠,
每天上山给她哥哥送饭,
以后谁要是娶了她,可就有福了。
闻言,
从酒楼出来的小青玄,
默默地藏住了刚刚打包的一盒饭菜。


2.
这个小镇叫博古镇。
镇上有一个穷小子叫贺玄,
今年十三岁,
家穷读不起书,也经常吃不上饭。
但是人很聪慧,
先生欣赏他,破格让他坐进了学堂。
贺玄也很用功,
每天带着冷馒头当午饭,
一边看书,
一边嚼的漠然而专注。


但是他长的实在太过俊俏,
以至于每次上学堂,
门外都围着一群偷看他的小姑娘,
先生怕影响别的学生上课,
又把他劝回家了。


唉,这人真是太倒霉了。 


3.
今天的小青玄也要去给哥哥送饭。
可上山时天色已经很晚,
果不其然遇到了坏人。
坏人穿着白衣服,在不远处飘着,
尖声细声地问道:“前面是玄儿吗?”
青玄想起了哥哥的话,
赶紧扭头往人多的地方跑。
结果跟刚刚被夫子劝退的贺玄撞了满怀。


白衣怪人飘了过来,
尖声喊道“玄儿,是你吗?”
贺玄把小青玄从胸前扶起道:“你是?”
青玄吓得完全说不出话。
白话真仙却以为贺玄是应了自己,
看着这教科书级别的英雄救美,
喜滋滋地ky道:“你这辈子都娶不到这个漂亮姑娘!”
贺玄:“我不喜欢姑娘。”
白话真仙愣住了:还有这种操作?


贺玄:“但你也不能欺负她!”
说着冲上去要揍他。
白话真仙有恃无恐,站在原地,正打算吸走他揍自己时的怒气。
却发现完全吸不动。
仔细一看原来是个有飞升命格的,
以前怎么没看出来?
被白白揍了一顿的白话真仙悻悻然地跑了。 


4.
师青玄感激地说:“谢谢你,你叫什么名字?”
“我叫……贺……”贺玄犹豫了一下,觉得见义勇为还报真名实在太掉价了。
于是他机智的说:“我叫小明。”
青玄亲亲热热地挽着他的胳膊叫了他一声:“明兄。”
贺玄悄悄红了脸。
青玄打开食盒说:“这么晚了你还没回家吗?我请你吃饭。”
食盒里,放着一碗火腿碧笋汤,一碟蒸虾丸,一包松瓤蛋卷酥,并几个白乎乎香喷喷的馒头。
这一刻,
贺玄觉得自己遇到了爱情。


这一晚,
师无渡坐在道观门口看星星,
陷入了沉思:
青玄怎么还不给我送饭呢? 




5
贺玄:“你为什么大晚上一个人上山?”
青玄:“我给哥哥送饭。”
贺玄尴尬地看了看被他一扫而空的食盒。
青玄(良心活蹦乱跳地)宽慰他:“没关系,我哥最近应该在练辟谷。”
贺玄头脑一热:“以后你如果晚上送饭,我就送你到山顶。”
青玄笑了:“那以后你来了,我就多带一份饭。”




6.


五年后


贺玄:“青玄,你觉得我们,怎么样。”
青玄想了想:“明兄,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啊。”
贺玄语无伦次:“我不是!我是,我的意思是……”
他憋了很久,终于蹦出一句:
“我心悦你,想娶你。”
师青玄心中一动,又冷静了下来:
“……你喜欢我什么。”
“你……你做的饭很好吃”
“那是我每天从酒楼买的。”
“你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孩子。”
师青玄闻言,扯开外衣,抓住贺玄的手往自己胸口里塞。
贺玄涨红了脸,忸怩挣扎着想抽回手:
“这样是不是太快了?”
师青玄硬邦邦地甩出一句话:“对不起,我是男的。”
贺玄愣住了,手都忘了收回来。
不知过了多久,
贺玄终于叹了口气,说:“其实,我……”
这一停顿的功夫,
师青玄却感觉仿佛过了很久。
然后他听见贺玄说道:
“其实,我不是早就说过我不喜欢姑娘家么?”


“我就是,喜欢你这个人。”




7
三年后


师无渡:“我把青玄点将到中天庭,本以为可以安心了,可青玄说昨晚又遇到了白影,追着他问是不是‘玄儿’”。
灵文道:“让他穿女子衣饰终是治标不治本,我近日看卷籍上记载,以前有人用过一个法子,是将儿子扮做女儿出嫁,入了别人家的家谱,白话真仙就信了这个定然是女孩,就不会再纠缠了。”
师无渡摇扇道:“那随便编个族谱不就成了。”
灵文道:“自然没那么简单,一般的家谱白话真仙是不信的,得是家里有人飞升命格的家谱,他才肯信。”


师无渡想了想,皱眉道:“可我家青玄又不喜欢男人。”
裴茗摸着下巴随口说:“我觉得他未必不会喜欢男人。”
师无渡警惕地看了他一眼。
裴茗慌忙解释:“不过我只喜欢女人。” 




8.
师无渡有自己的小算盘:
找个有飞升命格的老实人,
跟青玄成亲走个过场,骗过了白话真仙,
到时候想和离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。
(毕竟养了十几年的白菜不能就这么被拱了)
于是他千挑万选的选到了贺玄。


这日,他纡尊降贵地换上常人的衣服,
扣开了贺家的门。


贺玄:“你找谁?”
师无渡:“朋友,你听说过包办婚姻吗?”
贺玄:“……”
师无渡:“我想让你娶我妹妹”
贺玄:“我已有未婚妻。”
师无渡:“我怎么没听说过你有婚约。”
贺玄:“他哥前几年飞……非常不讲理,带着他搬家走了,但他与我青梅竹马,温柔贤惠。”
他怕这人不服气,又补充道:“而且如花似玉,长的极好。”
师无渡不满地打断了他:“不管她如什么花似什么玉,都不会比我家妹妹好看的,待你见过就会知道,你就说娶不娶。”
贺玄:“不娶。”
师无渡露出和善的微笑:“有骨气。”
转头吩咐下人:“绑起来。” 




9.
师青玄正在酒楼上喝酒,
看到楼下一个恶霸正拖着一个良民走。
虽然恶霸跟良民的背影都很眼熟,
但受正义感驱使的师青玄,
毫不犹豫地将手中的酒洒了下去。


被酒洒了一头一脸的师无渡拽着五花大绑的贺玄上了楼:“刚才谁在窗边喝酒的?谁?”
师青玄:“明兄?!”
贺玄:“青玄?!”


一个月后,茶馆里


“你们听说了吗,师家的姑爷,成亲后没几天就飞升了。”
“一门二飞升,真是闻所未闻啊!”


与此同时,在中天庭混了几年的师青玄打量着自己:“明兄,我这女相化得可好看?”
贺玄:“好看,还有……”他试图给青玄讲道理:“你如今,不该再叫我明兄了。”
师青玄露齿一笑:“要我换个叫法也可以,你化作女相陪我上街喝酒去,好不好?”
贺玄:“好。"